普   及   跑   步   健   步   知   识   ,   预   防   跑   步   健   步   伤   害   ,   增   加     跑   步   健   步   乐   趣   ,   提   高   国   民   身   体   素   质

跑步圣经(跑圣)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美女照我去战斗减肥运动入门伤痛预防必读跑步入门必读跑步圣经网简介和网站守则如何成为测评团队成员
查看: 4574|回复: 0

西部100 -血肉磨坊(附2014战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0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逻辑”的角度看,如果西部100越野赛(WesternStates 100Miles Endurance Run)即使称不上“容易”,也可以用“简单”形容。这项比赛后半程的特点是:
●最后40英里是路面比较软的土路或公路
●海拔不高,且以缓和下坡为主,只有少数几处爬升
●观众和志愿者的数量堪比马拉松
●食物和酒比夏季露营还多,冰块和蓄水池可与假日旅馆媲美
但是,就是这场看上去如此“容易”的甚至有些“休闲”风格,比较平缓、遮阴充足、物资丰裕、观众云集的比赛,造就了众多的残腿废脚黑指甲,跑肚拉稀吐满地。参赛者们“苦不堪言”的惨状,似乎比其他的比赛都多。原因何在?
其实,作为曾经幸运完赛,也曾经默默退赛的人,我多次扪心自问:为什么?
在第41届西部100越野赛即将到来之际,我跟几位在该比赛中“战史班彪”的牛人聊了聊,想弄清楚究竟是什么,把这场从纸面描述上看去像是“最简单百英里比赛之一”的赛,让许多参赛者美梦尽碎,豪情不复。布鲁斯·拉贝尔(Bruce LaBelle),曾完成过11届西部100,永远是耐力跑界的“乖学生”。我在2014年5月份的赛前训练跑时半道遇见他,就此事聊了起来。他说:“从纸面描述看,似乎每年都该应有不少于20人跑进16小时。而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虽然它的后半程以可以跑的地段居多,但多数人撑到半程时,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因此,比较靠谱的结论是,只有体力与意志力结合的恰到好处,才能产生爆炸式的结果。
不论成败,背后都有一个简约却美丽的公式——结果是由赛道路线地形,竞争激烈程度、赛事的名声、参赛策略、以及比赛中的其他因素共同左右的。
经历过14次封后与两次退赛的传奇人物安崔森(Ann Trason),这位终极“驯狮天后”(译者注:西部100的冠军纪念奖为一座美洲狮塑像),对比赛中那些等待着踌躇满志跑者的危险直言不讳:“如果你硬碰硬的蛮干,那么它会活吃了你。”似乎还没有什么比赛,能够向西部100这样成为“血肉磨坊”。
比赛前与比赛中,内部与外部,身体与环境···诸多因素叠加作用,使参赛者面临的条件一无二,并形成挑战。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西部100的跑者,最有可能在哪些“坎儿”上伤心断魂。
精神因素
腰带扣,前十名,美洲狮塑像···赛事的知名度
西部100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最负盛名的100英里越野赛。并且每年只有10%的报名者有机会获准参赛——这又“放大”了赛事在跑者心目中的重要性,增加了他(她)们参赛时的心理压力——每个人都想着发挥出最好水平。毕竟,与那些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精英们同台比拼的机会太难得了。
除了完成比赛,西部100的宣传效应对参赛者也极具诱惑力。
跑进24小时者,可获得一枚银腰带扣。这一奖励起源于泰维思杯(The Tevis Cup)——即西部100的前身;骑马完成者可获该纪念品。银腰带扣是百英里越野赛——对人的毅力与体力要求最高的赛事中,高手的标志。在每个补给站,不仅有30小时关门时间的标志,还有针对24小时完成的标志。
如果能跻身前十,那就是真正的精英跑者了。有的比赛只给前三名站台领奖的机会,而西部100却是少数(如果不是第一个)能让前十名登台亮相的赛事。而对于获得前十名的跑者来说,真正的奖励是自动入围下届比赛,并且可以享有M(对应上届男子前十名)或F(对应上届女子前十名)字母开头的荣誉号码布。
但是,这些都不能与西部100赛事本身在耐力跑中的地位相比。把名字刻在文德尔·拉比(Wendell Robie)奖杯上,就意味着奠定了自己“跑界标杆”的历史地位。而获得冠军的美洲狮塑像,这一图腾般的无尚荣誉——则意味着该人已经具有了职业精英的水准。
比赛的声望与跑者的准备
西部100无论如何谈不上自然条件最恶劣的百英里赛。在它的赛道以南几百里外,有恶水马拉松,在它的赛道东南几百里外,还有硬石100英里,这两场比赛的难度,几乎超越了多数人类能够遭遇的情形。比起西部100,恶水马拉松更为酷热,硬石100海拔更高,路况也更具技术挑战性。只是因为西部100更出名,除了资深跑者,它还吸引了更多经验不足的新人。
赛事对高山跑步的要求,跑者经验不足以及“初试啼鸣”的野心带来的压力,经常导致身心两方面的准备过头。许多初次参赛者或经验不足者,为了应付长距离越野跑和酷热过度训练。“多就是好”仅在一定范围内成立,否则就是“过犹不及”。
在精神方面,跑者在运动鞋、运动服、随身装备、饮水、营养、支援团等众多参赛细节方面煞费苦心。许多人在抵达起点时,准备充分,同时也身心俱疲,而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对山地的痴狂与恐惧
事实上,对于许多参赛者而言,西部100是他们第一次在高山荒野中奔跑。那些关于山谷行进如何疲劳,和比赛时如何酷热难耐的传闻,增加了跑者们的焦虑。在比赛开始前,许多人就变得忧心忡忡,并且这种心理负担,远比身体即将面临的负荷更为沉重。
当比赛开始后,更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唯一确定的是,几乎人人都会遇到问题。即使没有遇到趾甲充血,膝盖受伤,大腿酸疼;大脑作为人体的指挥部,也会通过发出意识模糊,抽筋,和极度疲劳等信号,来阻止继续奔跑对身体带来的潜在伤害。
新人,通常是在装备方面准备充分,但是在战胜困难的意志力上有所欠缺。他们有时会失去冷静,甚至变得惊恐。
光是在上述问题上能否应对得当,就会对成败产生决定性影响。
起点
西部100的起跑仪式可一说是蔚为壮观,自成一景。很少有超级越野赛的起跑能够与之相比。环绕起点的群山,正是跑者们在未来一两天内将要征服的赛道,他们沿着这些山路跑上跑下,直到在周日早晨接近气氛更为疯狂热闹的终点。
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比赛将迎来起跑时刻,此时的气氛与NBA总决赛类似:周围房屋灯光全灭,地上的聚光灯照在近400位跑者身上和四周,如同白昼。旁,一千几百名赛事官员和观众,与跑者们一起耐心等待着林德博士(Dr.Lind)扣动霰弹枪扳机,为起跑发令。
这种气氛,无疑也会对跑者的大脑带来压力,对比赛结局可能产生重大影响。
西部100高程图(英尺/米,英里/公里)与地名简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Squaw Valley Start-斯阔谷起点
Escarpment-悬崖
Watsons Monument沃森纪念碑
Auburn Finish-奥本终点
Red Star Ridge-红星岭
Lyon Ridge-莱恩岭
Duncan Canyon-邓肯峡谷
Robinson Flat-罗宾森平地
Miller’sDefeat-米勒愁
Dusty Corner-灰尘之角
Last Chance-最后希望
Devil’sThumb-鬼爪
El Dorodo Creek-艾尔多拉多溪
Michigan Bluff-密歇根恐惧
Bath Road-浴室路
Foresthill School-森林山学校
Dardenllese-达达尼利斯
Peachstone-桃石
Ford’sBar-福特围栏
River Crossing-河口(这里有一条名为Rucky Chucky的河流)
Green Gate-绿门
Auburn Lake Trail(ALT)-奥本湖小道
Brown’sBar-布朗围栏
Hwy 49 Crossing-49号高速路口
No Hands Bridge-无手桥
体能因素
适应高海拔
比赛的前三分之一——“高地”非常重要,这一段的海拔高度平均为7000英尺。在这一高度上奔跑,对跑者的体能要求很高。
对于硬石100、莱德维尔100等全程处于高海拔地带的比赛(大部分赛道海拔高度大于10000英尺),多数参赛者会提前几周感到举办地适应赛道,或是进行在低氧帐篷中进行模拟练习。
但是,西部100路线的大部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海拔。前三分之一路线虽有积雪,但在每年春天都会融化。因此许多参赛者会对海拔高度的影响估计不足。“雪上加霜”的是,吉姆·金(Jim King),安崔森(AnnTrason), 汤姆·约翰逊(Tom Johnson), 提姆·特维特梅约(Tim Twietmeyer), 麦克·莫顿(Mike Morton)与斯科特·尤雷科(Scott Jurek)等或创纪录或多次夺冠的大拿们,在他们取得佳绩时,也还都是一般海拔高度地区的居民,没什么高海拔地区的是生活经历。他们以及其他来自海拔较低地区的跑者取得的好成绩,更客观上“误导”新手,使他们对海拔高度在6500英尺到8500英尺的前30英里赛道估计与准备不足,或是采取过激的策略。
目前,人们已经了解了高海拔地带跑步对身体的影响:海拔越高,气压越低,空气中的含氧量越少,氧气的压力也会下降,从而增加了肺部每次呼吸时摄入氧气的难度。
但是,这种困难是如何影响身体的,目前还不能确定。从理论上说,肺部从空气中摄取氧气的费力度会增加,但更主要的是影响脑。肺部与血液中的化学受体会向大脑发送关于氧气浓度的信号,如果信号显示氧气浓度过低,脑就会支配身体增加呼吸与心跳的频率。心跳加快的潜在后果是,运动中对能量的运用发生变化,从燃烧脂肪转化为调用储量稀少的糖元,这又会对脑产生不利影响。
爬升与山岭
许多比赛开始后不久就要上山,但是,在这些比赛的伤山路线,能够与西部100相提并论的并不多。实事求是地说,或许来自落基山地区的跑者看不上西部100起点斯阔谷的高度,不过,比赛开始后,跑者们要在4.5英里之类连续爬升2500英尺。
也许从数字上看,这个爬升并不难,但是它位于比赛伊始——起点的海拔高度就有6250英尺,并且跑者们刚经历了心情亢奋和肾上腺素涌动的起跑时刻——这一切,都会点燃“无氧”这颗炸弹的引信。拉贝尔指出,“在这一段,大家都跑的太快了,肾上腺素分泌,伙伴们相互追赶,再加上多数道路还是能跑着通过的。”这段路几乎都是整齐的大理石路面。
当跑者们到达海拔8750英尺的流民小道(Emigrant Pass)时,又迎来一段5英里的长长大下坡。总下降高差为2000英尺。其间还有几处不算长,但很费力的爬升,路面以石块和格蓝迪大荒原(Granite Chief Wilderness)一带融雪冲刷的泥石流痕迹为主。
总的来说,前三十英里,路况以碎石路,上下坡,以及山岭小路为主,正如拉贝尔所说,“在6800英尺到7200英尺之间的海拔高度跑上跑下,伴随着肾上腺素冲动。对接下来的赛程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简而言之,对一些人来说,前50公里的高山地带跑,容易把比赛过早的变为无氧门槛跑:连续快速的按照半程马拉松或10公里的努力标准,跑许多英里,或是许多小时。但是,由于此时肌肉还没有遇到多少疲劳,并且精神上处于起跑后的兴奋状态,“过激策略”的后果还一时难以觉察。
不论如何,代谢后果是巨大的。糖元水平下降,乳酸在肌肉中弥散,跑者们正在不知不觉的步入血肉磨坊。
痛苦下山:绞肉机
从第31英里的小博尔德山(LittleBald Mountain)开始,跑者们可以暂时从高海拔以及由石块、树根、朽木以及泥石流痕迹等组成的烂路中暂时得以解放喘息。离开小博尔德山后,跑者们就踏上了一段比较柔软和缓和的土路。
西部100的“老油条”们,把这条一直通向枯木谷(Deadwood Canyon,约45英里)的道路,称作“下山半程马拉松”。这也是整个赛道的一处关键部分。在这里,跑者们可以从高山地带奔跑稍事休息,补充糖份和重整意志,为后续的山谷奔跑做好准备。同时,这里也可能成为悄无声息击垮过劳肌体的隐藏杀手。
在高山段跑得过快的人,会带着备受代谢影响的肌肉,跑下累计下降达4000英尺的陡坡,下降主要来自两个路段,灰尘之角(第38英里)前的2公里,以及最后希望(第43英里)与枯木谷谷底之间的4公里。
下山跑对每个人的腿都会造成影响,并且这种影响会比代谢造成的肌肉负担还要来的大。跑者们在跑完公路马拉松后的腿部酸痛,有时会比跑完50公里或50英里越野赛更严重,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路面太硬;除了承受撞击的负荷,快速路跑对肌肉产生的无氧代谢负担,可能会持续2-4个小时甚至更久。
在西部100中,那些在开始的50公里跑的过快的跑者,也会遭遇相同的命运。他们已经充满乳酸的腿,还要在承受反复与地面冲击的折磨。
酷热
西部100的跑者,几乎都有顶着正午酷热奔跑的经历,这也是对身心的严峻考验。在酷热下,人体内的水份会通过出汗流失,使在跑步过程中,通过补充液体维持体液的动态平衡变得更困难。
但是,人们知之甚少的是,酷热的最大影响,是对心率与脑的扰动。体温升高后,脑会做出相应调节,增加心率,加快从体表散热。同时,核心温度的升高,会使更多血液离开主要器官与组织,转而去承担散热冷却功能。心率提高会产生两种改变能量使用模式的效果:消耗更多糖分,同时使血液离开消化系统。
这样一来,胃就可能在最需要从外界补充糖分的时候罢工,而此时肌肉运动所需的糖元已经趋于耗竭。这就是西部100的酷热天气最残酷无情的杀手锏。
事实上,西部100的“老油条”们,在赛前进行主动或被动的热适应训练——或是在高温环境下锻炼,或是被动的暴露在高温下,目的不仅仅是让身体适应出汗以及电解质平衡,还要习惯控制心率,以及建立思想准备。
心静自然凉,你首先要学会保持头脑冷静。
酷热还是激活无氧代谢的另一因素,会导致人体内环境温度上升,就好比是把肌肉放在沸腾的锅里。
就这样,这场“血肉磨坊”一般的比赛,一点点的反复蚕食着运动员的身心。
除了对腿部大肌肉的残虐,跑者们还会在比赛中面临如下问题:
●水泡
●恶心
●抽筋
●意志涣散
脚汗或鞋袜里的水汽不能及时蒸发,脚与鞋的长时间运动摩擦,或是下坡路上脚趾与鞋的撞击,都会导致水泡产生。后三者的成因是脑部的自动调节,当跑者在酷热,高海拔,和高心率的环境下奔跑太久后,脑就会发出调节指令,让脚步慢下来,防止继续运动对体内器官,肌肉因脑本身的伤害。
峡谷变速跑
如果能一鼓作气跑到枯木谷谷底,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从此离开风险与挑战。接下来跑者需要面临的是在谷中的反复爬升。西部100有四处河谷,总下降约为1500英尺,总爬升距离也差不多是这个数。
即使跑者采取保守策略,在山地赛段保存了体能,又用有氧跑的速度完成了随后13英里;他(她)接下来得在1.5英里内爬升1700英尺并抵达鬼爪补给点,这同样需要惊人的体力消耗。
从“最后希望”到“森林山”同样是这种情形,并且要重复三次。快速下山,然后上气不接下气,心率爆棚的继续上山。这就好比是在山谷中进行的大强度变速跑。
要想战胜这些峡谷,必须能够耐受下坡时腿部肌肉遭受的冲击,以及上坡时无氧状态的痛苦。
最“成功”的最快跑者,都能够娴熟的应对陡峭下坡,然后快速上坡,同时还能保持有氧运动状态。他们深谙如何在控制上下坡的节奏,在跑得快的同时,保证体内糖原在脑、血与胃中供应的均衡稳定。此外,还要使用外部的降温手段,以及通过补给,保证体内水分、热量与电解质的动态平衡。
这好比是在高空走钢丝的平衡。
陪跑员的压力与加州街(Cal Street)速度陷阱
如果跑者能征服山地,穿越峡谷,那么抵达森林山(第62英里)就是一项奖励。这里有熙熙攘攘的观战助威者和支援团,还有可快速跑步通过的平缓地形,以及赛事允许的陪跑员。
我采访的每个西部100老手,都无一例外的说到了该处的重要性。加州大街从一个镇子的西部起始,是一条通往美国河(American River),可以跑步通过的平缓下坡路线。在经过这里时,同样需要处理好快跑和保存体力的平衡。有的人说至此胜负已定,有的人认为较量才真正开始。比赛主办者允许陪跑员从这里开始陪跑。靠谱的陪跑员非常重要,但不靠谱人选就会威胁速度和体力之间的平衡。
西部100最初设立陪跑员是出于安全考虑。在早期的比赛中,包括冠军在内的跑者大多需要将近24小时才能完成。于是,赛事设立了陪跑员,防止跑者在极端疲惫与黑夜中遇到意外。今天,陪跑员的作用是为跑者提高士气和成绩,相当于在接下来的38英里中,跑者的另一个大脑和另一种提示声音,帮助他跑的更快和更有效率。
虽然陪跑员能帮上大忙,但是有时候也会因为过度冒进而坏了好事。
陪跑员往往也是超长越野跑者或马拉松跑者。他们为比赛注入了活力,能量以及竞争性。不过,他们在那里得等好久,才能等到需要自己陪伴照顾的同伴。而在等待和挂念同伴的过程中,自己也消耗了不少精力和体力。
不管是作为陪跑员的责任,还是随便与友人同跑,“陪跑员压力”以及过度冒进的态度在加州大街都是常态,并且对在随后比赛的影响常被忽视。这些影响,最显而易见的是体现在近几年的男子精英组当中。如果配跑员或跑者中有一方跑得太快或是太过冒进,往往会在最后的几英里中功亏一篑。
例如,在2011年的比赛中,当到达加州大街时,尼克·克拉克(Nick Clark)还一度领先基里安·约内特(Kilian Jornet)几分钟,但是,他在最后15英里却被麦克·沃非(Mike Wolfe)反超;最终的前三甲排名是约内特、沃非与克拉克。在2012年比赛中,由菲尔·维勒纽夫陪跑的瑞安·桑德斯(Ryan Sandes),在第66英里的达达尼利斯超越了提摩西·奥尔森。但是,奥尔森的陪跑员哈尔·科尔纳(HalKoerner曾两次在西部100夺冠)更为稳重和富有策略,在第78英里的河口以后,奥尔森逐渐领先桑德斯并最终夺冠,在最后的20英里,差不多每英里都比桑德斯快一分钟。
在2010年,由乔伊·格兰特(JoeGrant)陪跑的安东·克鲁皮卡(Anton Krupicka)与由李奇·盖茨(Rickey Gates)陪跑的基里安·约内特在酷热中率先抵达加州大街,开始龙争虎斗的激烈较量。此时,暂居第三位的杰夫·罗斯(Jeff Roes)与他们还有不小的差距,他从自己认为“不可维持”的速度上放慢了脚步。但是,到了第80英里与第90英里之间,克鲁皮卡和约内特已经开始疲惫,约内特甚至在几次在补给站坐下歇息,并因此耽误了将近1小时。杰夫抓住这一良机,反超并夺冠。这也是自1983年吉姆·霍华德(Jim Howard)在最后一英里超越吉姆·金后的又一经典战例。
也许最使人惊叹的一幕发生在2006年的比赛中。时值酷夏,布莱恩·莫里森(Brian Morrison)跑到森林山时,还是在前十名之内。在那里,他的陪跑员,七次夺冠的斯科特·尤雷科正在陪伴他跑到奥本的终点。尤雷科在他的自传《跑得过一切》(Eat & Run)里描述了当时的情形,他回忆起早先曾对莫里森说:“等我们到河边的时候,你就保持领先。”
他们顶着酷暑沿着加州大街奔跑,尤雷科带领莫里森过了河。莫里森在最后的20英里跑的很快,一路领先。但是当莫里森和尤雷科抵达奥本市界时,局势突然急转直下。莫里森竟然在距离终点只有300米的跑道上昏倒了!他在别人的搀扶帮助下站起来,好容易走到终点,然后再次倒地。虽然有足够的时间抵达终点,但是他接受了尤雷科等支援团成员在肢体上的帮助,被列入“未完成”——他确实没有全程依靠自已的体力。第二个完成比赛的格拉汉姆·库珀(Graham Cooper)成为了冠军。这成了最具有矛盾性和让人失望的完赛场面。作为陪跑,尤雷克是否速度太快,以至于使莫里森难以跟随依然备受争议。但是,事实就是:莫里森硬撑的过头了,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功亏一篑。
在上述例子中,这些被陪跑员“带到沟里”的跑者都在加州大街跑得太快,在后面遭到了无情的报应。尽管这段路却是可以快跑,但还是不能争分夺秒跑得太“快”。否则,在这里抢出的时间,随后就可能会被数倍的耽误掉——因为体能过早透支。
同时,不应忘记的是,在2006年的比赛中,特维特梅约低调而充满智慧的完成了他的第25次,也是最后一次西部100之旅,以及第15次跑进前10名,这是两项难以逾越的成就。事实上,特维特梅约知晓莫里森,甚至尤雷科所不知道的秘密。秘密是什么?除了懂得不能与赛道“硬碰硬”之外,特维特梅约还知道,在加州大街,跑的又快又稳才是制胜的关键。尽管有16英里的道路总的来说是下坡,但在第66英里达达尼利斯的与地77英里的桃石之前,还要经历15处酷热,毫无遮阴并且让人胆寒的频繁上坡。另外,在第72英里,有一处令人作呕,被称作“六分钟山”的土路爬升。然后还要经过一系列布满砂石、被烈日炙烤的起伏道路,才能到达地78英里的河边。
“简单” 从河流到终点
从河边到绿门补给点(第80英里),道路比较简单。只要轻松跑即可。至此,距离位于普利策高中的终点前最后那250米的胜利跑道,还有20英里路程,中间只有两个明显但并不太困难的爬升。
在西部100这座“血肉磨坊”中,最后看似简单的20英里依然不容小觑:如果在这里翻船,那么早先的80英里就统统作废了。最后一个,也是退赛人数最多的补给站,就是奥本湖小道(简称A.L.T)。那里的简易休息床铺多得跟野战医院有的一比。而在第85英里,那些通过美国河的跑者们,有的开始最后发力,也有的早已蹒跚而行,铁了心退赛。
但是,在残酷的表象之下,却是难以抗拒的美。
作为所有100英里赛的祖师爷,西部100承载了历史名望与跑者期许,大家愿意虐身虐心受罪也要完成。
赛前气氛极为热烈,在2500英尺海拔起跑时的一声枪响,前50公里的高海拔起伏山路。接下来,当你挣扎着挺过了这一道坎,在接下来的12英里,你可以稍微缓一下,此时,你会“错误”的感觉越跑越想跑。过后又是在酷热中的N重峡谷升降大战。当你几近绝望之际,兴奋的观众与热心的陪跑员仿佛就是一副起死回生的妙药,重获生机的你又继续奔向烈日炙烤下的荒野···
日落后,血肉磨坊仍在发威。那些从日出时分起跑的跑者,快的还有四分之一路程,而慢的才跑了一半儿。肯定要有人拖着双腿,一瘸一拐的走到终点。
只有那些在比赛中发挥稳健,不出现大问题的少数人,才有希望跑进24小时获得银皮带扣纪念品,或是杀入前十名,甚至捧起冠军的美洲狮雕塑。
【作者简介】
乔伊·尤汉(Joe Uhan)是俄勒冈州尤金(Eugene OR)地区的一位物理治疗师,教练和超级跑者。他是明尼苏达州人,作为高水平跑者的跑龄达18年之久。他拥有运动机能方面的硕士学位,以及物理治疗方面的博士学位,并且是通过美国田径队第一、第二等级认证的教练。2010年10月,他跑完了自己的第一个超级马拉松,并与2012年夺得了美国田径队100公里越野跑的铜牌,以及西部100男子第九名。乔伊在尤金的一家名为“Tensegrity”的物理治疗所工作,并在其个人网站提供在线教练与步态分析服务。
【原标题】The Western States Killing Machine
2014西部100报道
美国乃至全球历史最悠久,最负盛名的极限越野跑赛事——西部100(Western States),自1974年创立之初,一直在全球越野跑爱好者心目中具有无可比拟的威望和地位。2014年的西部100与美国当地时间6月28-29日在加州举行,共有399人报名(其中316男,83女,来美国以外国家的有37人),296人在规定的30小时时限内完成(其中男241,女55,来美国以外国家的32名跑者中,英国人与加拿大两个国家的参赛者有13人)。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Rob Krar(Bryon Powell供图)

6月28日,比赛在斯阔谷(Squaw Valley)滑雪场拉开帷幕,越野跑界最受瞩目的年度大戏由此上演!尼克·克拉克(Nick Clark)一马当先,但随后就被马克斯·金(Max King)取代。在三分之二的路程里,金都保持领跑。有趣的是,金在进入补给站时,还不是叨念着:“我过会儿就要遭报应了!”金的比赛经历,也确实像这句半开玩笑话所说的那样。
总是以浓密大胡子与牛仔帽硬汉形象示人的加拿大药剂师罗波·卡尔(Rob Krar),就像是一只伺机爆发的猛兽,从第62英里的森林山开始,他逐渐追上了金,在第71英里的加州大街,他反超领先。在这一过程中,金的速度相当可观,可见卡尔跑得有多快!卡尔越战越勇,他从加州大街到终点的速度,跟提姆·奥尔森(Timothy Olson)于2012年打破纪录时不相上下。最终,卡尔以史上第二快速度夺得冠军——14小时53分(比奥尔森的记录仅慢了7分)。奥尔森、安东·克鲁皮卡(Anton Krupikca)、麦克·莫顿(Mike Moton)、劳瑞·博索(Rory Bosio)等名人,因其他比赛时间冲突或伤病,未参加今年比赛。
在赛后访谈中,卡尔说:“夺得冠军,我很兴奋,也很开心!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之一,永远是记忆的珍宝。从我把“向奥尔森看齐”作为目标开始,已经过去一年又一天光景了。不过,我根本不需要去炫耀这件于内心带来莫大荣耀的私事。当然,过程中也少不了起伏坎坷。但是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在这一年里,我受了几次小伤。训练跑超马的过程充满了复杂,抉择甚至牺牲。我直到今天还在调整,这对我自己,以及身边的亲友都不是易事。就算是某段重要训练时期内跑的太多,心情也会变得烦躁。同时还有困难的个人抉择:有时我必须进行艰苦尝试,才能有所突破。还好,所有的付出都没白费,我很高兴!
在去年的西部100比赛前,我没怎么真正的练过,就是攒攒跑量。我觉得2013年的超马经历可谓是硕果累累,同时也带来了身心的重负。这让我能在保持大跑量的同时,身心依然健康。我能够在多跑和快跑之余,更多的去做山地跑练习,优化训练。我的身体承受能力有了很大提高。我在需要努力训练时,一定会竭尽全力;需要放松跑时,也会跑的很轻松。把这些因素叠加,我便取得让自己满意的成绩。
事实上,我从来没告诉别人自己的目标。我老婆克里斯提娜知道,但是她从未向我问起。我在过去的一年里,还真没想过会以什么状态抵达奥本中学操场,结束比赛。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非常开心,思绪万千的跑过最后一英里,真的是太美好了。绷了一路的思想终于能在此时放松,然后毫无顾虑的冲向终点。
我参加的比赛不多,那是因为我想有足够的时间去彻底休息调整。比如,我打算去玩玩漂流探险什么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Seth Swanson(Bryon Powell供图)

塞斯·斯万森(Seth Swanson)是比赛中的最大意外。在家乡蒙大拿州,他几乎每赛必赢。在参加西部100时,斯万森依然自信满满,在绝大多数时间都处在前五名之列。凭借后发制人的能力,斯万森以15小时19分夺得亚军。既然参赛,就得跑好。这就是斯万森的风格。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Dylan Bowman(Bryon Powell供图)

难以超越的,还有代兰·褒曼(Dylan Bowman)。这位曾两次完成西部100的高手说,每次比赛都仿佛要命一样,而且跑不到真实水平。他也多次公开宣称,能够登上西部100的领奖台,则此生无憾。在比赛的多数时候,他跑在前十名的后半截,然后逐渐追到第四,最终以15小时36分获得季军——站到了领奖台上。
金也没有让支持者失望,虽然表现有所下滑,但依然以15小时44分的成绩拿到了第四名。曾获得2014年4月份环富士山越野跑赛(UTMF)亚军的Ryan Sandes,同样采取了前慢后快的战术,从第二十几名,一路追到第五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Stephanie Howe(Bryon Powell供图)

女子方面,初次参赛的营养专家,大学教师思迪菲尼·霍(Stephanie Howe)表现抢眼,就像一部足以载入教科书的“比赛机器”。艾米丽·哈里森(Emily Harrison)领跑,但在比赛近半时因严重不适退赛。从第38英里的灰尘角开始,霍后来居上,并把与第二名之间的差距,从20分钟,逐渐扩大到30分钟!最终,她的成绩为18小时01分。
思迪菲尼表示:“2010年,我看了电影《坚不可摧》(Unbreakable),知道有这么个了不起的传奇比赛,然后决定有机会一定要跑一次试试。不过在那时,我只跑过一个50公里。随后,我参加了又几场50公里和50英里比赛,还在2012年担任过尼基·金波尔的陪跑员。本来我想在2013年获得参赛资格,但是那时受伤了,只能拖到今年最终获得了报名抽签的资格,并有幸被抽中参赛。
我在赛前进行增加了跑步训练量,同时也非常注意休息。我没刻意去进行耐热训练——在桑拿房呆了四次,感觉像要脱水;我还在热天练了几次。起裹着塑料袋跑得再好,也不如比赛时随机应变。在饮食和时间安排上,我也没做特殊安排,饮食照旧,保证营养吃饱就足够了;至于完成时间,只要自己体力能维持就行,我想‘保守’一些。
第一次参加西部100就夺得冠军,我自己也很意外。我本来想完成就行了。——当然我确实完成了。跑了30英里,到罗宾森平地(Robinson Flat)时,我觉得下山时表现不错,比赛很顺利,自己也不用太费力气。我觉得自己能有希望把领先优势保持到最后。
我那时还担心,是不是要为看似“太过顺利”付出代价?我担心,不知道在哪里,自己的体力会出问题。我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在第80英里差点散架了。在森林山,我的膝盖有些疼,姿势也有些歪向右侧。目击者们都认为我不行了,但我只是遇到点肌肉不平衡的问题,正在慢慢调整。别的,包括饮食和意志力,都好。
在后半段,我还是比较保守的。在许多地方我走着上坡,以节约体力保证完成。我不想拼得太狠弄得太累。一些本来可以跑的路,我都“偷懒”走着了。有了这次的经验与体会,以后还想再跑百英里,应该还有提高空间。
我对自己的赛前训练还算满意,跑的不少,下山跑提高也很大。下个百英里,我可能不会像其他人那么谨小慎微——我从来就不是个特别注重细节的人。跟卡尔一样,我参赛也不是很多,好好比一场,当做检验和训练,然后好好歇一阵。有时候我会带着狗去跑长距离,这样不会无聊了。
比赛中最为艰难的是从浴室路(Bath Road)跑到森林山。铺装路不好跑,我有点热,膝盖也不太舒服,我坚持到那里,然后过了五分钟,情况就好起来了。到了后来,我也有些累,想要停下。但是我还是咬牙前进。精神状态一直不错。只是在过终点的时候,我感觉有点晕晕的。我的未婚夫陪我完成了最后的38英里,此前我俩也一起跑过比赛,算是心有默契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Larisa Dannis(Bryon Powell供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Nathalie Mauclair(Bryon Powell供图)

带着实力,微笑和自信上路,赖丽萨·丹尼斯(Larisa Dannis)取得了女子第二名(18小时29分)娜塔莉·马克莱尔(Nathalie Mauclair)给观众们的印象就是起跑势头迅猛,但未必能够维持。不过这次,她似乎对策略进行了调整,藏起了锋芒。不过,她有时又在“跑快”与“跑稳”之间摇摆。最终,她还是选择跑稳,获得第三名(18小时43分)。
上届比赛的卫冕女子冠军帕姆·史密斯(Pam Smith),在更早的西部100比赛中三获女子冠军,并于4月获得MdS沙漠越野赛冠军的尼基·金波儿(Nikki Kimball)就不那么幸运了。史密斯跑到38英里时告诉后援团,自己的腿出了毛病。不过,随后她的状态逐渐恢复,最终夺得了第四名——除非她完全跑不动,或动不了,否则不会轻易放弃的。在比赛期间,金波儿的体能状态也不是很好,不过,她还是高高兴兴的完成了自己的第九次西部100之旅。
后记:关于赛事中的陪跑与志愿者
与UTMB、UTMF等比赛不同,西部100、硬石100等美国越野赛在规则上的特点,或是亮点,便是对陪跑员(Pacer)以及后援团(Crew,类似我国越野跑者所称的“非官方补给”,“私补”)的灵活规定,例如,
陪跑员必须是成年人,设立陪跑员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参赛者的安全,特别是在那些危险生僻路段,或是在参赛者的精神出现疲劳的时候。
1)陪跑员须在赛前规定时间内,预先向组委会登记许可。
2)陪跑员必须与跑者同进同出补给站,且佩戴有别于跑者的标志。
3)陪跑员可以从某个补给站开始,陪同跑者完成剩余的全部或部分比赛路程。
4)如非绝对必要的紧急情况,陪跑员不得给予跑者体力或物理上的帮助。
5)陪跑员只能携带自己的给养,不能为跑者背负给养。
6)陪跑员必须绝对遵守环保要求!
   跑者可以自行组织的后援团,为自己在比赛中提供物质帮助。
1)后援团必须在指定地点活动,通常是靠近官方补给站的某一距离范围内。
2)后援团的人数与物资数量合计不可超过一辆厢式货车
3)后援团人员必须服从现场官方工作人员的指导
4)后援团人员不得携带宠物,必须绝对遵守环保要求!
笔者的感觉是,国内赛事,与其禁止后援与陪跑行为,不如进行严格有序的管理,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并了解越野跑这项同时充满自然野性与人情温暖的魅力运动。也许,在陪跑者或后援团的队伍里,或有若干潜在的越野跑爱好者。
来源:iRunfar.com与西部100(Western States 100)网站
执笔:Bryon Powell、Meghan Hicks
翻译:赵小钊
本文删减版发表于2014年8月号《户外》杂志(中文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我们欢乐和痛苦的源泉都是我们的身心!与其求于外物,不如内求于已。
远山、绿水、清风于跑步时透于己身,焉不是世间极乐!
匀呼吸,振意志,松筋骨,用腰力,“以跑入道”不远矣。


扫一扫关注跑圣公众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跑步圣经(跑圣) ( 粤ICP备07503490号联系QQ:31007776  粤公网安备 44030302000263号

GMT+8, 2020-8-6 00:22 , Processed in 0.221317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